4000 767 919

茅台酒结下的红色烙印

时间:2019-07-20 17:28:27 作者:杨总

1935年3月,万里长征中的中央红军来到茅台镇,给茅台酒烙上了深深的红色印记。

遵义会议之后重振旗鼓的中央红军在土城、太平渡一带两渡赤水河,并一鼓作气打下黔北桐梓、娄山关,二占遵义。再度从遵义出发,马不停蹄行进到茅台镇后,终于获得了短暂的休整时机。

3月16日,中央红军的先头部队进驻茅台镇后,在茅台小学操场上举行了一个短暂的大会。随后,中央军委政治部分别在生产茅台酒最多的成义荣和、恒兴三家酒坊门口张贴布告,晓谕三军,务必保护闻名遐迩的茅台酒生产作坊不受损失:“民族工商业应鼓励发展,属于我军保护范围。私营企业酿制的茅台老酒,酒好质佳,一举夺得国际巴拿马大赛金奖,为国人争光,我军只能在酒厂公买公卖,对酒灶、酒窖、酒坛、酒甑、酒瓶等一切设备,均应加以保护,不得损坏,望我军全体将士切切遵照。”

自古以来,军队和酒就有着难解之缘。出征时,以酒壮行;战场上,以酒助威;凯旋日,以酒庆功。历代文学作品中类似“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这样的记述十分常见。红军长征路上每每路过“酒乡”,开怀畅饮也是常有的事。这次来到茅台镇,又有休整的时间,当然要喝酒。为了欢迎红军,茅台镇的各大烧坊都捧出了醇香诱人的烧酒,但红军将士们更大的需求当然要依靠公平的交易来满足,因此张贴布告强调交易纪律、禁止毁坏烧坊财物是必要的举措,符合红军的一贯做法。

image.png

红军队伍中众多的工农子弟兵在来到茅台镇之前,未必知道这“穷乡僻壤”的小镇还能生产举世闻名的烧酒,更少有人知道茅台酒还摘取过国际博览会金奖,但博古通今的红军高级领导人对茅台酒的美名早已耳熟能详。

红军女战士李坚真回忆,长征路过茅台镇时,喝了当地的酒,红军战士的疲劳全消失了…周恩来同志看到这种情况后,问我们这是什么酒,我们都不知道。他告诉我们,这就是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获了金奖的茅台酒最先抵达茅台镇的是红三军团11团。团政委王平一再告诫官兵:茅台镇有好酒,酒虽好喝,但纪律和作风绝不能丢。茅台镇几乎家家都酿酒,有些大户人家还有窖藏几十年的陈年老酒。进入小镇的1团官兵,闻着诱人的酒香,却没有一人擅自去老百姓家里讨酒喝。最后还是王平带着警卫员去河滩上一家开着门的酒店,用4块银圆买了一些酒,分发官兵们品尝。

在红军总政治部任通信班长的邹衍,随中央军委纵队机关进驻茅台镇后,在镇里一个老字号的酒坊里,看到几口大缸,里面装满了香味四溢的烧酒。听说烧酒能治病和解乏,随队指挥员在酒坊里放了一些银圆,让大家从酒缸里舀了一些酒带走。原本滴酒不沾的邹衍在战友的劝说下喝了几口,想品尝一下茅台酒到底是什么味道。不一会儿,就觉得口干舌燥,虽然白天行军十分疲劳,晚上却怎么也难以入睡,后悔不该逞能喝酒。第二天行军时天降大雨,部队爬到半山腰时,战士们又冷又饿。此时,有人将酒拿了出来邹衍和战友们每人又喝了几口,顿时忘记了疲劳,觉得这酒有时也能派上用场。

image.png

军委纵队的后勤供应部门按4块银圆买两竹筒酒的价格,向茅台镇的各个烧坊买酒。和店主、厂家谈好价格付钱后,把大坛小罐的酒抬到驻地,供战士们饮用。

红军中周恩来善饮,酒量惊人,在红军中他说酒量第二,估计没人敢说第。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周恩来为毛泽东挡酒,豪饮之下依然词锋犀利,最后一人退千军。周恩来是3月17日凌晨进入茅台镇的。在处理繁杂的公务之后,当然要喝上几杯酒解乏。据他自己回忆,这天中午,一两的酒杯,他连喝了25杯,还没喝醉。喝到兴起,还拉上毛泽东、张闻天等人去烧坊参观。一行人去到一家烧坊,老板不在,工人亦未开工,厂区内只有一个管事在应酬。周恩来叫管事领着大家在弥漫不散的浓烈酒香中参观了厂房、酒库,又让警卫员买了不少陈年老酒,用竹筒封装,背回驻地分发给红军将士饮用。

连酒量不好的刘伯承在三渡赤水前,也与周恩来对饮了三碗,以壮行色。这是一向以儒雅之风著称的刘伯承极少的几次饮酒记录。

除了品尝饮用驱除疲劳之外,茅台酒还被将士们用来治病疗伤。连续的行军作战,很多红军将士都带有伤病,在当时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以酒疗伤,虽然有些奢侈,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后来成为女将军的李真回忆道:“1935年3月,我们长征到贵州仁怀县茅台镇。由于长途劳累和暂时甩掉了蒋介石军队的围追堵截,大家都希望能轻松一下。当时听说当地酒好,芳香味美,大家很高兴。有的用酒揉揉手脚,擦擦脸,擦过之后,真有舒筋活血的作用,浑身感到痛快。同志们喝了酒后,长途行军的疲乏全消失了,因风寒而引起泻肚子的同志喝了酒也好了。”

著名作家成仿吾在《长征回忆录》中写道:“因军情紧急,不敢多饮,主要用来擦脚,恢复行路的疲劳。而茅台酒擦脚确有奇效,大家莫不称赞。”

周恩来后来在重庆对作家姚雪垠也说过:“1935年我们长征到茅台时,当地群众捧出茅台酒来欢迎,战士们用茅台酒擦洗腿脚伤口,止痛消炎,喝了可以治疗泻肚子,暂时解决了我们当时缺医少药的一大困难。红军长征的胜利,也有茅台酒的一大功劳。”

长远来看,红军的这次休整对茅台酒此后的辉煌至关重要。红军将士们在这里品尝到了闻名已久的茅台美酒,醇香甘洌的美酒让他们回味终生,以至若干年后还对茅台酒情有独钟,这对日后扩大茅台酒的影响力有难以估量的价值。

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第一宴在北京饭店举行。宴会由周恩来负责操办。“细节决定成败”理念突出的周恩来从厨师到菜单酒品都亲自审定。对茅台酒的醇香念念不忘的周恩来,毫不犹豫地将茅台酒定为本次宴会的主酒。十几年前的红色烙印终于在这一刻进发出耀眼的光芒,曾经为红军洗尘疗伤的茅台酒成为了共和国的“开国喜酒”。